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洞察印度加強對華投資限制措施的真實意圖
2020-09-08 10:09:00

發表于《中國外匯》第17期

[PDF全文閱讀]  

  洞察印度加強對華投資限制措施的真實意圖

  印度限制中國企業的投資,其重要經濟目標是建立“防火墻”來扶持本國的制造業和科技公司,尤其是互聯網新創企業的發展。

  潘圓圓

  中國貿促會的數據顯示,2019年中資企業在印度的投資存量約為80億美元,投資總量相比其他國家并不高。但也有研究認為,中國資本從新加坡等離岸中心對印度的投資、對新創企業的并購未納入統計,中國對印度投資實際數量顯著高于官方統計。

  2020年二季度以來,印度密集出臺針對中國投資的限制政策,政策范圍涵蓋了多種行業和投資類型。此類政策的出臺,與疫情中印度經濟恢復的方向背道而馳,令人頗感意外。本文梳理了近期印度出臺的投資限制措施,對印度出臺對華嚴厲投資限制措施的動機進行了深度分析,并嘗試給出相關應對建議。

  近期印度出臺的投資限制措施

  印度近期出臺的針對中國的投資限制措施涵蓋綠地投資、兼并收購、證券投資、風險投資幾乎所有的投資類型。從投資主體的類別來看,無論中國的國有或民營投資者均無豁免。預計印度對中國的投資限制措施可能會延續一段時間,是否會成為長期政策仍有待觀察。

  具體來看,在直接投資方面,2020年4月18日,印度工業和內貿促進局(DPIIT)修改投資審查程序,將所有直接或間接來自印度陸地鄰國的投資審批,從之前大部分行業適用的“自動審批路徑”改為“政府審批路徑”??紤]到印度原本就禁止巴基斯坦投資、孟加拉國對印投資原本就通過“政府審批路徑”、其他與印度接壤國家的投資能力較低,因此這項修改政策雖未直接提及中國,但不難發現其矛頭直指中國。同時,印度在7月調整了公共財政規則,要求參加印度公共采購項目招標之前必須向印度工業和內部貿易促進局登記并接受安全核查。

  在證券投資方面,2020年5月,印度政府出臺針對離岸中心的政策,意在限制包括來自中國的證券投資。對于來自開曼、新加坡、愛爾蘭、盧森堡等離岸中心的資金監管,印度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board of india,Sebi)要求獲得投資者的“受益所有權信息(beneficial ownership information)”。這項政策生效后,將更嚴格追蹤離岸中心資金的所有者,而允許中國投資者購買的特定行業企業的股權比重可能會面臨新的限制。這對于部分借道離岸中心流入印度的內地或中國香港的投資非常不利。

  此外,印度還通過行政命令直接禁止中國企業在印的部分經濟活動。2020年6月29日,印度電子信息技術部宣布,禁止包括TikTok、微信、微博在內的59款中國應用;7月,應用程序禁止清單已經擴大到275種。2020年7月1日,印度政府再次出臺新令禁止中國企業參與印度道路建設項目。

  反常特點與真實動機

  時間特殊:恰逢印度“資金缺乏”期

  新冠疫情暴發后,印度面臨巨大的經濟衰退壓力,印度政府提出了提振經濟、支持本國企業、保障就業的目標,而幫助本國企業獲得更多資金和借貸是實現印度政府經濟目標的重要工作內容之一??紤]到近期發達國家資金流入印度有所減緩,中國是印度特定行業(包括能源、技術、電信、消費品、房地產)依賴程度較高的資金來源國,印度選擇在當前投資資金緊張的時間點密集出臺針對中國各類投資者的限制措施,必然會導致潛在購買者數量更少,行業資本形成放緩,復蘇減慢,資產價格縮水,對印度政府恢復本國經濟不利。

  在資金緊缺的時期,印度政府仍密集出臺對中國投資的限制措施,可能出于以下原因。一方面,相比資金需求,當前印度政府更希望降低本國產業鏈對中國的依賴。根據商務部的數據,印度在過去幾年中較為依賴來自中國的商品、資金和企業。中國是印度商品進口的重要來源國,2019年印度從中國的進口數量為750億美元。根據印度智庫Gateway House的報告,印度重要的醫藥產業對中國化學品原材料的依賴程度極高,如印度從中國進口的“活性藥物成分”(API)占印度API進口總量的90%。印度的30家獨角獸企業中有18家獲得了中國的大量風險投資。新冠肺炎疫情以來,印度對“依賴外國”更加敏感,加速“本地化”的目標可能是限制政策出臺的直接原因。另一方面,近三年來,中國資本、尤其是風險投資面臨美歐等國嚴格的投資審查,造成中國資本轉而投向印度,印度方面有可能認為,在這個時點對中國向印度的投資出臺限制措施進而提出要挾條件,中國是難以反擊的。此外,近期中印的邊境摩擦升溫,印方折戟受挫,印度政府也可能有意通過公開發布針對中國的投資限制政策來安撫民眾的情緒。

  范圍廣泛:不同行業限制目的各異

  從投資行業看,中國在印重點投資主要包括三類。一是基礎設施及相關行業,包括電力設備、鐵路地鐵、建筑設備、光纖、電信設備等。二是制造業,尤其是電子產品及耐用消費品,例如手機、汽車、空調、冰箱等。三是信息產業,中國科技公司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滴滴、螞蟻金服、抖音等均對印度新創企業有較大數量的風險投資。

  對于基礎設施行業,印度政府希望通過限制措施的實施來增強對外來資本的控制力。7月,印度公共財政新規的頒布,無疑會加大中國在印現有基礎設施投資的政治風險,這涉及電力設備、鐵路地鐵、建筑設備、光纖、電信設備等多類項目,其對中國企業的影響已經開始顯現,印度各級政府和國企開始取消與中國企業已經達成的采購或投標項目。目前,中國對印基礎設施建設已經形成一定規模,對于已經落地的項目,印度是否有可能改變原有合同條款,將控制權轉移到印度實體手中,這一可能性無法完全避免、需要提前防范。

  對于制造業,印度出臺相關限制措施,主要是希望將中國資本導向印度政府偏好的行業,在一段時間內通過讓渡部分控制權換取本土制造業的發展。目前印度還處于發展自身制造業的階段,利用中國資本發展本國制造業的大趨勢不會有大的變化。中國對印度消費品行業的投資,無論是汽車、空調、冰箱還是手機的生產,如果能帶動印度本地制造業發展,起到引進技術、解決就業的效果,則相關投資限制難以構成實質性影響。印度甚至會提升引資政策的優惠程度,吸引其他國家、以及一部分中國企業將生產能力從中國轉移出來,將勞動密集型的生產環節配置到印度。但從長期看,隨著印度自身制造能力的提升和工業體系的逐漸完善,特定制造行業內對投資者友好的引資政策發生逆轉,也是未來不能排除的情形。

  對于新創企業的投資限制,則意在將中國企業排除出印度市場,培養本國獨角獸。印度的限制政策將對這一類中國資本產生極大影響,其他國家跟進可能性也很大。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滴滴、螞蟻金服、抖音等中國科技公司的在印風險投資首當其沖。中國對印新創企業的投資,包括電子商務、金融科技、用車服務、社交媒體、綜合服務等領域。近期前所未有的嚴峻限制政策將使得中國風險投資的獲利水平顯著下降,中國通過風險投資獲取當地市場和技術的難度也將大幅提升。

  打擊力度:遠超多數國家水平

  從國際大環境看,目前有多個國家加緊了對國外投資的安全審查或限制,包括美國、歐盟、德國、意大利、澳大利亞、加拿大、西班牙、法國在內的多個國家近期都出臺了加強外國投資安全審查的政策。但多數國家的投資審查政策,少有公開的國別歧視。即便審查機構對中國企業采用了不公正的審查限制,通常也會保持形式上的“一案一議”。但印度新政指向性非常明顯,而且以行業為單位一次性影響多家甚至全部中國企業,其嚴格程度超過多數國家水平。

  印度公開表示,收緊投資審查的主要原因是保護國內產業。印度“保護產業”的訴求在限制中國科技投資方面尤其明顯。印度限制中國科技企業的投資,其重要經濟目標是,建立“防火墻”來扶持本國的制造業和科技公司,尤其是互聯網新創企業的發展。事實上,目前印度本土的新創企業絕大多數處于起步階段,普遍未獲得盈利。另外受制于人均收入低、消費意愿不強的現狀,印度本土電商增長緩慢,社交媒體類新創公司廣告收入低,新創企業盈利難度較高。在這種情況下,印度一方面限制外資,另一方面寄望于人均收入增長,背靠本土的人口與市場規模以培育本國獨角獸。印度采取比其他國家更激進的限制措施原因也在于此。

  政策建議

  印度針對中國的投資限制,反映了印度政府對當前經濟形勢的焦慮,更有一定的投機心理,迎合了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因此投資限制措施看起來較為激進。中方除了需要繼續觀察印度下一步的動作,也要警惕其他國家很可能對中國投資采取類似的限制措施,對于此類激進特征的投資限制未雨綢繆。

  第一,在危機時期中國對外并購需更加謹慎。面對疫情后印度等國收緊投資審查的行為,中國需要謹慎評估海外資產的價格是否到了“抄底”的好時機,警惕部分國家疫情仍不可控、經濟是否見底尚不可知的情況,持幣等待可能是一個謹慎選項。中國還需要關注外媒的負面輿情對中國的投資影響,可以依托駐外使館、商會建立各國輿情監控體系和指標,跟蹤東道國針對中國投資、特別是大項目的輿情變化,服務企業的投資決策。

  第二,充分利用現有機制維護自身權益。在已有機制框架下,中國可以從三方面應對印度的投資限制。其一,中國可以在WTO起訴印度違反“非歧視原則”。其二,中國可以引用中印雙邊投資協定提出賠款要求。2006年中國與印度簽訂了雙邊協定,印度在2018年中止了該協定。但協議中有“日落條款”,對于在協定中止之日前做出或取得的投資,目前該雙邊協定仍然適用,中國企業可以依據協定中相關條款提出賠償要求。其三,如有必要,中國可以在合理評估政策影響的情況后,在貿易投資領域進行適度反制,視事態的嚴重程度可以限制特定商品對印出口。

  第三,以中國國內立法應對他國安全審查。中國可以修改和強化通信、能源、交通、原材料、醫療衛生等領域的國家安全立法。制定阻斷法令,通過正當程序,以國內法律授權的形式保護中國企業的權益。中國還需要補充和完善與特定國家的雙邊投資協定,以雙邊投資協定談判推動部分國家修改東道國改革針對外商投資的國家安全審查機制。

犹太人赚钱的故事 海南体彩环岛赛开奖结果 单机急速赛车游戏 000650股票分析 聚富人配资 安徽11选5选号 如何做好短线股票 福彩湖北快3走势图一定牛 甘肃11选5选号预测 浙江20选5官方开奖 七乐彩杀号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