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對安倍突然辭職的一些思考
2020-09-04 09:32:00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IGT(國際貿易研究)系列,2020年9月2日

Policy Brief No. 202014

 [PDF全文閱讀]

  對安倍突然辭職的一些思考

  倪月菊

  8月28日,日本首相安倍的突然辭職引起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安倍的突然離職有什么樣的政治考量?安倍經濟學是否就此偃旗息鼓?后安倍時代的中日關系何去何從呢?

  安倍辭職的政治考量

  從報道上分析,健康原因無疑是安倍八年后再度辭職的主要原因。因為盡管自8月24日后,安倍已經成為日本歷史上任職時間最長,戰后連續任職時間最長的“雙最”首相,但畢竟其任內的幾個重要“夙愿”(辦奧運會、修憲和習近平總書記訪日)還沒有實現。多堅持一段時間,距離實現夙愿就更近一步,也就可以在日本政壇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然而天不遂人愿。安倍因無法承受“內外交困”帶來的巨大精神壓力而舊病復發。從國內情況看,因疫情控制不力,民調支持率下降,給修憲蒙上一層陰影;奧運會推遲,不僅沒能借助奧運之力提振因提高消費稅而下滑的日本經濟,反而因疫情遲遲未能消除使日本經濟跌入“谷底”,很難在短期內實現反轉;黨派之爭也使安倍的政治前途未卜。如果因“丑聞”等原因被迫辭職,不如擇機全身而退,及時止損。從國際環境看,中美關系的持續惡化,使夾在兩國經濟大國之間的日本左右為難,進退維谷;CPTPP和歐日EPA可能帶來的經濟效果也因疫情而無法實現。種種因素,導致安倍身體狀況急劇惡化,最終選擇提前辭職。

  當然,我們也不排除安倍有另外一種考慮。因為如果選擇帶病堅持工作,完成剩余的一年任期的話,在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經濟大幅衰退,民調支持率下滑的背景下,其政治夙愿能否達成已經有了很大的未知數。與其在身體狀況惡化的情況下,選擇“硬撐”不如全身而退,因為即使辭去首相之職,安倍仍可能通過其他方式施加對日本政治的影響力。

  一是通過“垂簾聽政”的方式繼續影響日本政治,推進其政治目標即修憲大業的實現。安倍任職期間取得的政治、外交和經濟成效有目共睹,奠定了其在自民黨內部和日本民眾心中的地位。因此,即使辭去首相一職,安倍仍可能通過操縱其“派閥”,繼續在“幕后”影響日本政治走向,這在日本歷史上不乏先例。當年田中角榮前首相被判刑之后,仍然影響日本政壇十余年,金丸信也是如此。安倍辭職的同時也表示不會退出日本政壇,說明了其仍有政治野心。自民黨內安倍派與麻生派的合作是安倍長期穩定政權的基礎,新的政權也要經過這兩派的認可,并承認兩派的利益。

  二是不排除安倍身體如果恢復不錯,在哪一天再度問鼎大位的可能性。筆者認為安倍離職不排除是一種“途中的安排。無論是誰接任安倍,任期只是到2021年9月。因此,安倍可以利用這一年的時間,養好身體。如果身體恢復好了,明年復出也是有可能的,屆時安倍也才67歲,或者在國會大選時安排其認可的代理人上臺。

  如何評價“安倍經濟學”?

  2012年上臺后,安倍發射了被稱為“安倍經濟學”的三支箭,即寬松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結構改革。盡管一直以來對“安倍經濟學”的評價褒貶不一,但從實際指標上看,還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至少使日本經濟走出了長達二十年的通縮緊縮狀態,有了一定“轉機”。如日元貶值和出口的增加提振了企業的信心,工資和就業率的提高,也使物價有所上漲,盡管通脹率并未達到預期的年增長2%的目標?!奥糜瘟?政策的成功實施,也支撐了日本經濟增長。

  但由于金融危機后,世界經濟復蘇始終乏力,國際市場需求疲弱,加之日本內部的結構改革難見成效,生產率提高緩慢,新的經濟增長點尚未形成,老齡化和少子化使日本的消費難有大的增長,因此,安倍經濟學的效果并不十分顯著,這也是日本將提高消費稅推遲至2019年10月實行的主要原因。本來期望通過2020年的奧運會進一步拉動日本經濟增長,然而天不遂人愿,新冠疫情的沉重一擊,幾乎把安倍經濟學的經濟效果全部抹平。

  所以,從“安倍經濟學”的實施效果看,盡管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難言很成功。究其原因,就是沒有尋求到新的經濟增長點,沒有解決根本的經濟結構轉換的問題。這也給我國提供了一定的經驗借鑒,即若要使經濟獲得較快的發展,必須要創新驅動,進行深刻的經濟結構轉型升級,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再有,對老齡化和少子化現象必須要提前予以關注并制定預案,特別是在消費成為經濟主要增長極的時候,更要充分重視。

  后安倍時代的中日經貿關系走向

  誰會成為安倍的接班人成為熱議的話題。麻生太郎、石破茂、菅義偉、岸田文雄以及河野太郎都是熱門人選。不同人當政對華的態度和政策一定會有差別,但筆者認為萬變不離其宗。只有兩國把經濟看作是兩國關系的壓艙石,不論誰接任,都不會冒著翻船的風險而輕易撤掉壓艙石。安倍第一任期的時候,大家都認為“鷹派”上臺,一定會惡化中日關系,反而因安倍開啟了與中國的破冰之旅,使中日關系開始回暖。這也體現了日本政治家的“靈活性”和“柔軟性”。此外,提高消費稅與疫情因素疊加,使日本經濟陷入衰退之中,短期內難以自拔。無論誰當政,都必須把提振經濟發在首位,否則無法站穩腳跟。中國經濟的率先復蘇,對衰退的日本經濟起到一定的支撐作用。以7月為例,日本出口額雖然整體仍在同比下降,由于中國經濟持續復蘇,日本對中國出口明顯回升。非鐵金屬、半導體制造設備和汽車出口增幅明顯,拉動當月日本對中國出口同比增加8.2%,成為一大亮點。所以,日本要盡快從經濟衰退中走出來的話,加強與中國的經貿關系是重要選項。

  當然,后安倍時代的中日經貿關系還是會受諸多因素的影響。首先是美國因素。如果中美關系持續惡化,作為美國盟友的不得不顧及美國的態度和立場,在南海、WTO改革等問題上會和美國保持高度的一致性;此外,處于化解價值鏈斷裂等風險的考慮,日本在加強對華合作的同時也會強化分散風險意識,加強對東南亞等地區的投資,或者將部分投資從中國轉移出去,減少對中國經濟的依賴度。

  在后安倍時代,中日雙方要充分發揮經濟在中日關系中的“艙倉石”作用,繼續強化與兩國的經貿合作。未來合作的主要領域應該放在服務貿易、數字經濟、人工智能及科技創新和高科技中小企業合作等。從產業層面上看,中日兩國在電氣機械設備上的產業內貿易發展好,互補性比較強。在中國向高質量發展過程中,應該繼續加強該領域的產業合作,特別是增勢良好的產品。從區域層面上看,日本對華出口向中西部轉移的傾向比較顯著,中國對日出口北、上、廣增勢不減,出口產品轉型升級的帶動作用比較明顯。未來應加大中西部地區和東北(吉林)與日的產業合作,加強北上廣與日在高新技術領域的合作。

  此外,中日兩國應共同推進RCEP在年內簽署,強化區域內合作,減少因產業鏈和價值鏈重塑帶來的風險。同時,加快中日韓FTA的談判,使中日兩國的經濟聯系更密切、貿易和投資更加便利。

犹太人赚钱的故事 山西十分钟开奖福利 股票配资推荐鑫东财平台 中国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 山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号码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连线 快3彩票手机app下载 私募基金与资产配置 黑龙江11选五开奖图 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浙江省6 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