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時評
【專訪】張宇燕:中國經濟仍是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
2019-12-25 19:27:00

本文發表在新華網2019年12月23日

  【專訪】張宇燕:中國經濟仍是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

  我國今年增長率為6.1%,2020年預計增長6%。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即使其他所有經濟體都是零增長,中國一國就可帶動全球增長1%,足見中國對全球經濟的貢獻度之大。中國經濟2020年的主基調是穩中求進,這不僅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打贏三大攻堅戰意義重大,也同時凸顯了我國對全球的貢獻。

  1.2019年已近收官,對于今年全球經濟的表現,各界人士都在做形勢的預估,您怎么看2019年的世界經濟“成績單”?影響2019年世界經濟的關鍵性因素有哪些?

  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總體看符合我們的預期,多少超出預期的地方是減速的力度大了些,即3%。關于世界經濟增長一直有個說法,低于3%多少就意味著全球衰退。雖然這個說法還有爭議,但全球經濟行進在中低速軌道應是不爭的事實。增速下滑顯著的主要原因,短期因素有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強力推行,進而影響到投資者的信心;直接因素是發達國家貨幣與財政政策的效果遞減,傳統政策幾近失靈;長期因素包括勞動生產率增長乏力,主要經濟體人口老齡化,技術進步對市場造成的復雜影響,以及相關體制機制對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掣肘。

  2.IMF在今年10月下調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測至3%,創金融危機后的最低點,并預測2020年發達經濟體增速為1.67%,創下2013年歐債危機以來的新低。您覺得這樣的預估是否過于悲觀?

  關于2020年的全球增長,IMF預計為3.4%,發達經濟體為1.7%左右。我覺得IMF有點樂觀了。從過去10年的預測看,IMF總是高估下一年的增速,平均每年高估0.43個百分點。我倒不是說IMF預測不準,而是想說預測準確非常難,如果預測者想通過預測影響投資者預期,那就更難精準。前面提到的各種遲滯增長因素大多數在今后幾年內不會消失,并且會繼續拖著世界經濟在中低速軌道前行?;谶@個判斷,我認為2020年全球增速和今年大體 持平,即3%,觸底反彈至3.2%或出現衰退即2.8%以下的概率,各為20%。

  3.您怎么看2020年的全球經濟形勢?影響明年全球經濟走向的重要因素有哪些?

  2020年全球保持3%增速的主要理由,短期看是中美經貿摩擦的負面效應進入收斂區間,并且隨著中美兩國就簽署第一階段經濟協定達成共識而快速減弱。中長期看,各國的超低利率甚至負利率政策多少還是會對消費與投資起到一定的激勵作用,會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總需求不足的癥狀。在此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負利率政策的中長期后果。發達經濟體特別是歐洲和日本的負利率政策,已使收益為負的債券規模達到17萬億美元,而且還在加速積累?!柏摾适澜纭钡某霈F是人類歷史上的首次,如果成為常態,其影響勢必深刻而廣泛。它使傳統宏觀政策失效和市場機制失靈的同時,也將徹底顛覆經濟學體系。在我看來,人類進入“負利率時代”可能是未來最大的不確定性的來源。

  4.今年以來,我國經濟延續平穩增長的趨勢,前三季度GDP增速6.2%,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依然名列前茅。在您看來,世界經濟較低迷的情況下,中國經濟的穩定增長對世界經濟會有怎樣的推動作用?

  中國社科院本月發布的《經濟藍皮書》指出,我國今年增長率為6.1%,2020年預計增長6%。對此我是認同的。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即使其他所有經濟體都是零增長,中國一國就可帶動全球增長1%,足見中國對全球經濟的貢獻度之大。中國經濟2020年的主基調是穩中求進,這不僅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打贏三大攻堅戰意義重大,也同時凸顯了我國對全球的貢獻。

  5.如何看待中美經貿關系對于世界經濟的影響?在您看來,中美經貿摩擦的本質是什么?

  特朗普上任后確實表現出積極“退群”的態勢并逐步實施。不過在我看來,這是一種以退為進的策略。我們看到,在“退群”的同時,特朗普政府從未停止過與主要伙伴或對手的談判,而談判的核心是確立新的博弈規則,或者說是“升級”已有的“群”。最近因美國拒不同意提名新法官,WTO仲裁機構陷于癱瘓。這被認為是美國“退群”的又一例證。其實,這只是特朗普政府以此為要挾來實現其改造WTO目標的手段而已。這背后的深層動機,在于對中國等新興大國的“規鎖”,即用一套“升級”了的國際規則把中國等新興大國鎖定在全球價值鏈的中低端,把美元霸權和隨之而來的利益加以鎖定,以防范現行由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受到沖擊。中美戰略博弈將是一個長期過程,雖然在其中會使我們遇到一些麻煩和困難,但從歷史上看,一個國家在崛起或復興的進程中沒有遭遇一個強大對手的干擾或阻擋,其成功是不可想像的。

  6.當前國際形勢復雜,美國總統大選、英國脫歐等重大政治經濟事件將在2020年登場,可否預測下明年最可能出現哪些影響全球經濟增長的“黑天鵝”事件?

  順帶說一句,我覺得英國脫歐對全球的影響被極大地放大了,吸引了太多注意力。英國GDP占全球GDP的3.4%,市場對英國經濟增長預測多數都相對不很悲觀,最近出版或公布的數字中,《經濟學家》雜志說2020年為1.1%,僅略低于今年的1.2%,高盛公司的報告也說是1.1%,而對后年的預測較為正面,為2.0%。3.4%的經濟規模,增長即便放慢一個百分點,對全球增長的影響也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關于脫歐對歐洲一體化進程的影響,其實已經被市場消化吸收了,更何況英國脫歐并不意味英國對歐洲完全隔絕經貿聯系。換句話說,即使把脫歐這類事件比作黑天鵝,它們的顏色也不那么黑,個頭也不足夠大。

  (本文發表在新華網2019年12月23日,記者薛筆犁、陳穎。本號所發為原版全文。)

犹太人赚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