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時評
澳門:能否成為中國資本的新跳板?
2019-12-18 09:51:00

 本文發表于2019年8月15日《財經》網站

澳門:能否成為中國資本的新跳板?

  潘圓圓

  澳門打造島嶼型離岸金融中心會是一個好的選擇。澳門的業務范圍應局限在專業化的資本服務方面,而不是建立全球性的離岸金融中心,也不需要提供全面的金融中介服務從而與香港、深圳進行錯位競爭。

  一、澳門能否成為中國資本的新跳板?

  提及澳門,大部分人的第一反映就是博彩,或許還有旅游和美食。事實上澳門的經濟正在發生變化,而且是一個快速的變化。變化首先來自內部:2015年后澳門博彩業發展疲弱,持續多年的"博彩驅動型"增長黃金期已過巔峰,曾經被快速增長掩蓋的經濟和社會問題日益明顯。澳門正基于現狀,培育和嘗試新的發展方向。

  另一個是外部環境的變化:澳門需要對接"一帶一路"倡議和粵港澳大灣區戰略。在一國兩制安排下,澳門將如何發揮獨特優勢,對接這兩大戰略,提升自身在中國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和功能,并服務國家所需?這意味著澳門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和潛力。

  基于澳門的資源稟賦、產業結構、路徑依賴、潛在的突破口,以及對中國經濟趨勢、澳門定位、周邊區域約束等因素的考慮,筆者認為,服務中國資本雙向流動有望成為澳門一個潛在增長點。

  二、澳門的區域空間

  如果說香港是公認的"東方之珠",那么不妨將澳門視為璀璨的鉆石,其輻射力和光芒北達中國內地,南至東盟各國。澳門背靠中國珠江三角洲,與多個沿珠江流域的內地省份及香港同屬"泛珠三角"成員。這些成員中發達地區較多,資源豐富,市場廣闊,制造業基礎強,這意味著澳門沒必要建立完整的產業結構,而僅需借力內地的支撐來發揮自己的優勢。無論是過去還是未來,澳門的優勢似乎都在于發展非常規性,無法普遍推廣但又確實是不可或缺的行業。

  澳門同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等東盟國家隔海相望,水陸交通便利,經貿往來頻繁,文化傳統有相通之處。另外,澳門與葡語國家保持了密切的聯系,而葡語國家遍布歐洲、亞洲、非洲和南美。這都為中國在特定區域推進"一帶一路"倡議提供了良好的基礎。

  澳門過去數十年的經濟同樣熠熠生輝地詮釋了"小而美"的含義:僅僅30平方公里的面積卻有67萬的人口,2018年人均GDP全球排名第三,澳門特區政府從博彩業獲得的稅收為1135億澳門元,財政儲備高達5052億澳門元(2017年)。對于經濟發展已經達到如此高水平的澳門來說,展望其未來道路,香港或許是一個不錯的參照系。

  三、澳門與香港

  在中國倚重出口的階段,香港從事的貿易轉運業務是整個加工貿易鏈條中利潤最豐厚的一環。在過去近三十年中,香港在貿易轉運中心的基礎上,延伸發展了其他產業,形成了服務業占GDP絕對優勢,金融業占服務業最大份額的局面,推動了產業結構的升級,支持了經濟的增長。

  時至今日,香港金融業的發展仍然大量服務于地產業,這使得香港的金融服務業雖然相比中國內地其他城市仍具優勢,但從中長期看已經出現了不容樂觀的苗頭,同時面臨來自其他城市的挑戰。另外,香港在高端制造業、高科技產業、創新行業尚沒有建立顯著的優勢。

  2019年出臺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努力促進香港與內地其他城市加強聯系,并彌補香港產業結構方面的缺陷。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香港是《綱要》潛在的最大受益方。

  中國轉向資本大國的過程中,香港發揮自身與英美法系國家制度接軌的優勢,對自身在中國"走出去"中承擔的角色還有待進一步明確,還需要為"中國和全球資本市場對接"提供高效的中介和增值服務。一個數據是:2019年上半年,中國對香港并購的案例數量和金額占總量的比重在分別下降至14.8%和6%,而在2003年這兩個數分別為41%和31%。

  其原因在于,和貨物的進出不同,資本的流動對中介所處的地理位置不那么敏感,更看重中介提供信息、降低融資成本和撮合交易的能力。香港目前為中國資本走出去提供的服務,包括盡職調查、稅收和其他交易咨詢,人力資本咨詢、避稅、風險評估等,可替代性高,還沒有獨到之處。中國建立的自由貿易區,與發達國家簽訂的雙邊投資協議,使得香港"優勢"更加微弱。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稅收安排還有待完善。香港成本居高不下、創新動力不足、社會分配不公、政局不穩等因素,也限制了香港服務內地資本的能力。

  四、資本服務新定位

  相比香港在中國經濟中所起的作用,過去數幾十年中澳門的存在感要差很多。這固然因為澳門資源稟賦有限、經濟規模較小,另一方面也由于澳門倚重"政策優勢",選擇了"博彩業"這一較為特殊的產業。因此在提及促進中國經濟增長時,澳門是相對沉默的存在,更像一個折射中國經濟增長的舞臺。澳門的危機感也因此始終揮之不去:博彩業成也政策,敗也政策:自由行政策,其他城市放開博彩業的可能性,國內反腐力度,都會影響澳門博彩業的經營狀況,博彩業作為支柱產業的局面難以持續。

  在經濟上,中國最重要的轉變是從貿易大國轉向資本大國。過去三十年,中國通過對外貿易獲得了資本,促進了經濟增長,積累了巨額的外匯儲備?,F在作為對外凈債權國,中國迫切需要將積累的資本進行對外投資和運營,獲得高的投資回報。中國資本輸出的方式也將從購買外國國債為主,轉變為以更多的對外直接投資,以及未來更多的證券投資。在這個擴大開放的過程中,急需建立服務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平臺。香港、澳門在發揮中國資本雙向流動的平臺作用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現實優勢。

  在政策上,《綱要》將香港、澳門與內陸九個城市列為平等關系,港澳與內陸城市的互動和協調將更加市場化。港澳更需要將自己視為中國經濟增長中的一環,增加與周邊城市的協調互動,共同參與全球競爭。

  那么,在服務中國資本走出去方面,澳門是否有后來居上的機會?

  從澳門的客觀條件看,澳門為全球最開放的貿易和投資經濟體系之一,奉行自由市場經濟制度,屬于獨立關稅區,實行簡單及低稅率的稅制,沒有外匯管制,資金進出自由;澳門與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保持貿易往來,商業運作準則與國際慣例接軌,投資營商手續簡便。1999年澳門頒布了《離岸法案》,法案在2000年正式實施。澳門在國際金融市場分類中早就被視為離岸金融市場。

  從發展路徑選擇看,澳門區域相對狹小、土地的承載能力有限,決定了其核心產業不應該是農業、制造業這兩類需要土地投入的行業,而應該集中在服務業。澳門資源較為短缺,稟賦不足,要在現有的基礎上實現經濟的持續發展,澳門核心產業的選擇應該是產業鏈中單位產出最高,附加值最大,利潤率最高的環節。就行業性質而言,澳門不應該是提供普通的日常型消費的地方,而是提供非日常型高端服務和體驗的區域。就目標客戶而言,澳門需要考慮周邊城市的特征,選擇服務內地企業和個人的適當方式和細分市場。

  在上面兩個前提下,澳門打造島嶼型離岸金融中心會是一個好的選擇,為澳門在與香港的競爭合作中后來居上提供了可能性。發展離岸金融業,澳門的優勢在于金融業有一定基礎;與葡語國家關系緊密,建立與西班牙語及其他歐洲國家的聯系較為容易,資金匯集能力強大,資金成本低。

  優勢二由于澳門面積不大,對中國整體來說風險可控;同時離岸金融業對地理條件、資源稟賦、空間的要求相對較低,同時利潤率較高,滿足澳門的發展需求。

  第三個優勢是,離岸金融中心能為中國甚至全球資本提供避稅、保密服務和政策優惠,可以用多種方式滿足企業和個人的復雜需求。在中國提高金融透明度、和其他國家實現稅務信息共享的大趨勢下,澳門建立離岸金融中心能為中國提供緩沖,正如美國的特拉華州和懷俄明州發揮的作用一樣。具體業務上,澳門可以從投資中轉、投資服務、資金籌措、財富管理及部分離岸金融服務起步,相機逐步擴展。

  對中國內地來說,出于多方面的考慮和衡量,例如防控金融風險,甚至國家安全的需要,使得金融市場現有的一些創新,并沒有辦法在內地成為標準的流程,或被監管部門認可。而澳門資本市場的開放程度,市場主體的國際化程度,監管的理念,都使得澳門資本市場制度創新成為可能。如果采取將創新主體交由市場,澳門監管部門事后認可的方式,將部分創新變成法律承認的規則和制度,能有效促進澳門金融業的發展,構建中國與國際資本市場接軌的節點。

  但需要注意的是,澳門的業務范圍應該局限在專業化的資本服務方面,而不是建立全球性的離岸金融中心,也不需要提供全面的金融中介服務,這能夠形成與香港、深圳的錯位競爭。

  (本文發表于2019年8月15日《財經》網站。2019年10月12日,廣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表示,澳門證券交易所方案已經呈報給中央。)

犹太人赚钱的故事 幸运快3是合法的吗 河南快三网上投注平台 河南快三规则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今日涨停股票推荐 山西体彩十一迭五走势 安徽快3今天预测 上海时时乐开奖时时更新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一定牛 全国十大股票配资平台app